您现在的位置: 辽宁广告职业学院 >> 心理健康教育咨询网 >> 心灵解码 >> 最新发现 >> 正文
怕麻烦别人,是内心渴望依恋的表达
信息来源:壹心理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4/24

01

我曾有个朋友,现在已不算朋友,因为在多年的互动中慢慢疏远了。


现在想来,我们的交往就像某种“协议”:


他孩子满月我随了300块钱,他随后就给我买了套书,定价308。


有一次聚会我把他送回家,下车后他从车窗给了我20块钱,说是车费。


还有一次他住院,我们买了水果去看他,出院后第二天,他请我们吃火锅表达谢意。


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多次,渐渐的,我害怕与他交往了,我不联系他,他也从来没联系过我。



几年前,有一部文艺又暖心的电影——《桃姐》,整整火了一年。


剧中,桃姐伺候了李家60年,病倒后不愿意麻烦李家,拒绝别人的搀扶,拒绝李家的礼物,固执地住进了敬老院,宁愿独守孤老,也不愿浪费李家少爷罗杰的时间。


桃姐先后为李家老少五代人工作,温情与忠心可见一斑,着实打动了观众,可“坚持不麻烦”的举动引发了热议。


最终,尽管李家少爷罗杰和桃姐形同母子,但桃姐不麻烦别人、坚强、独立、固执的性格还是深深印在我心中,至今挥之不去。


曾有一期《奇葩说》的辩题是:“不给别人添麻烦,是否是一种美德?”


苏有朋首先提出概念要澄清:什么是“别人”,什么又是“麻烦”。


粗略界定,“别人”是为了区别“亲密”的。


亲密关系往往指家人和特别好的朋友,对我朋友和桃姐而言,我和罗杰都不算亲密关系,但也算不得别人。


毕竟我和朋友交往了十几年,罗杰还是从小被桃姐养大的,我们是介于“别人”和“亲密”之间的那类。


而“麻烦”的定义十分宽泛,我认为至少主观意愿的举手之劳,就不算是“麻烦”,比如我顺路送朋友、桃姐被搀扶。


今天谈的“害怕麻烦别人”之人就是这样的人,哪怕主动为他们做一点小事,也会被拒绝或很快“还人情”,别人对他好是有压力的。


他们基本不会找人帮忙,别人最好也别找他,他们活在人群中,却又像是独立在人群外。


还极少袒露心声,凡和情感、亲密沾边的总会逃开,只和你一起做事情,而且即使是做事情,也会分工明确,AA制是他们对待关系的态度。


就像原来课桌上的“三八线”,谁也不能越雷池半步,否则就会有小惩罚。


或者没这么极端,但总体生活关系中,他总不会有太多情感色彩,独来独往,不愿意走近别人,也不愿别人靠近,他人的关心与帮助,他们是不需要的。


这其实是一种不那么明显的“回避型人格”


02

他们回避的是依恋。他们是反依赖的,不管依赖别人还是被别人依赖,对他们而言,都是“很麻烦的事”。


与他们打交道,无形中会认同他们的“协议”,协议中心就是我做到我应该做的,你也要做到你应该做的,我们的关系就是责任与义务,别跟我谈感情。


这就是我“朋友”给我的感受,在他给我费用时,我感到在他眼中自己什么都不是,还不如出租车司机。


不相欠就不会有依恋。没有依恋,不论是爱人还是朋友,两清才可以安心。


回避型的人认为,只要有依恋就很容易产生依赖,就会有伤害。


不麻烦别人的意思是“我害怕对你有依赖”,这意味自己是脆弱的、无力的,这种脆弱感的暴露他们是承受不了的,会有羞耻感。


这样的人在早年往往经历过这样的养育方式:


一种是指望不上的养育。


父亲缺失,母亲很弱,弱到自己没能力让孩子依赖,也或许是母亲本身就有抑郁人格,整天长吁短叹愁眉苦脸,做任何事都无精打采没气力,或常年生病卧床不起。


当孩子有任何需要,妈妈看不见,即使看见了也帮不上,不是不想帮,而是没有能力照料。


如此以来,孩子慢慢形成这样的感受:我的需要是没人满足的。


慢慢就变得独立,把情感需求藏起来,就怕被晾在那里,不但尴尬还很耻辱。



还有一种父母,是非常要强要面子。


不允许自己软弱,认为别人靠不住,每当孩子软弱就很气愤,经常教导孩子要坚强要独立、社会险恶只能靠自己。

这也会让孩子觉得自己的软弱是可耻的。


他们长大后就变成了不愿意麻烦别人的人,这样就不会暴露脆弱,也就不会暴露之后没人响应,就不会有羞耻感。


我的朋友就是这样,他的父母都常年生病,还互相指责,小时候常见场景就是父母无力地争吵,把他晾在一边,饭都没人做,很多时候都是他煮碗面,自己吃了,还要留给父母。


他讨厌被麻烦,也讨厌麻烦别人,更不愿再去喂养任何人。在他看来,别人的资助都有目的,是想要自己去满足别人。


还有更恐怖的,父母的养育方式是让孩子一直感到亏欠。


不管任何事都要让孩子知道是为了他,孩子生下来养下去本身就是某种“投资”,是要去变现的。


孩子一直觉得欠父母的,是要加倍偿还的,甚至一辈子都还不清父母的养育之恩。


父母所有付出都是牺牲,所有爱都是辛苦,都是为了自己。这会让孩子觉得,自己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还债。


就像哪吒“剔骨还父、剔肉还母”,把肉身全部还给李靖夫妇,这就报答了父母恩情,从此再也不相欠。


因此,回避型的人最怕别人帮助自己、关心自己,他们潜意识会认为这都是某种手段,最终目的是需要自己加倍偿还的。


既然如此,不如拒绝,省得以后给自己惹麻烦。


所以,害怕别人麻烦自己,是害怕被人依附,继而像吸血鬼的父母般以爱的、关心的名义索取,那简直犹如梦魇,是会湮没自己的,恐惧至极。


其实,他们怕的不是别人为他们做了什么,而是某种熟悉的感觉,这种感觉带有强烈的侵入性。


拒绝、独立、高冷、界限分明就成了保护自身的有力武器。


但在内心最深处,他们渴望温暖、渴望亲密、渴望被爱。


只是他们更需要时间、需要理解自己的人。


他们意识上都懂,害怕麻烦、偿还人情、两不相欠太冰冷,是会影响关系质量的,所以时常会孤独,像一座孤岛,离人群很远,周围都是海。


卡耐基在《人性的弱点》中说:“如果想要让交情变得长久,那么你得让别人适当为你做一点小事,这会让别人有存在感和重要感。”


很认同这句话,当朋友塞给我20块钱的时候,我很尴尬,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重要,甚至有点可怜。


害怕麻烦别人的人,需要共情一下别人,对方也有需要,接受别人的帮助是一种慷慨,允许别人爱自己是一种慈悲。

话虽如此,但对他们来说,遇见一个像石天冬这样的人,真的很难。


《都挺好》热播至今,苏明玉冰冷的心终于被石天冬焐热了。明玉有一种执念:我的存在是为了报答全家的,在这家中,没人可依靠,只能靠自己。


坚强的明玉就是这样生活的,即便遇见石天冬,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从来不暴露自己的脆弱,就算内心很想依赖这个男人,但当年的恐惧挥之不去,不敢轻易敞开心扉。


所有交往都算得明明白白:石天冬以送餐、特供等名义各种关心明玉及家人,明玉总会用金钱来购买这一切,从不亏欠,每次都会为“麻烦石天冬”买单。


但石天冬沉得住气,从来不多说、多问,也会坦然接受苏明玉的金钱和拒绝,一天天、一点点地用行动表白“我不怕麻烦,我只想关心你”。


到目前为止,明玉愿意敞开内心依恋这个男人,也坦然地接受他任何的付出与爱。


03

当你身边有回避型的人,一定要学习石天冬。


少用语言、多用行动。


在回避型人眼里,语言是带有某种暗示的,他们不信任,觉得是骗人的,而会默默记住对方表达关心的行为,即便是表面毫不在意。


也别急于求成,回避之所以成为性格的一部分,就不可能很快改变,回避本身就是保护。


所以,若真想帮助他们,要有足够的耐心。


千万不要探究他们的私生活,否则他们走得更快、拒绝得更彻底。


也要接受他们的边界并尊重这种界限


就像石天冬坦然接受明玉的报酬是一样的,因为这就是她的生活方式。


走进一个人,就要先尊重这个人的方式,就算这种方式是冷漠的、不近人情的,但在不知道他内心经历过什么之前,最好别碰。


如此,他才会一点点敞开自己,慢慢建立信任。


作为回避型本人,倒应该学习一下苏明玉她爹——苏大强,虽做不到无理取闹般的自私和婴儿式的依赖,但至少要懂得,别总替别人着想,依赖本身是合理的,也是某种协作,别总觉得欠谁人情。


正如那期《奇葩说》里蔡康永所言:“从来不麻烦别人不叫人情。人情是你麻烦了人家,然后懂得怎么还人家,那才叫人情”。


罗振宇也跟着说:“给别人添麻烦的本质是协作,这很清晰,这也是人类社会发展出来的非常巧妙的一个机制。” 


一个适当麻烦别人的人不是索取和贪婪,而是敢于示弱。示弱不代表无能,而是勇敢,勇敢地深入关系。


一个愿意让他人麻烦自己的人是豁达的,是一种开放的接纳和包容,这不仅仅是热心,更是高度心智化的表现。


边界感是体验到情感浓度和互动之后的领悟,绝不是理性的隔离。


所以,回避型的人不应该成为孤岛,而要真的接受他人、走进关系,一切并没有内心害怕的那么糟。


试着依赖某个人,那是很美妙的体验,也是改变的第一步。


网站首页 | 中心简介 | 帮助中心 | 法律申明 | 客户留言 | 联系方式
Copyright ? 2003-2014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,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辽宁省 沈阳市 于洪区 电话:024-89345861 技术维护:网络指导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