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辽宁广告职业学院 >> 心理健康教育咨询网 >> 心灵CT >> 男孩物语 >> 正文
愧疚感,是你生命中你最不需要的东西
信息来源:壹心理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/5/22

有一次,我去北京城市广播做节目嘉宾,那一期的主题是“父母陪伴孩子过程中如何避免一些无意识的伤害。”


当讨论起父母对孩子说的哪句话最伤人时,主持人冷不丁地问我,你父母说过什么话,让你觉得伤害最大?


这个问题一下子难倒我了,这么多年自我成长最大的成就之一,就是把成长过程中认为的伤害释放,同样的经历再回想起来不再有受伤的感觉了。


然而,一通搜肠刮肚之后,突然发现还有一丝残留的心酸留下痕迹。我对主持人说,嗯,还有一个。


我成年后,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,而我妈对我说的一句话,当时还是挺让我难受的。


主持人非常好奇地问:“是吗?什么话?”


我说,当时发生了一件事,我坚持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决定,但我妈觉得这件事很重要,气急之下说:


“算了,我就当没养你这个女儿,以后老了我也不指望你养,我自己过。”


听到之后,我心里很伤感,而后还有生气、愧疚、被辜负、委屈、被冤枉等复杂情绪。


结果主持人说:“这话应该很多人都听自己的父母说过吧?我自己就听过。”


此时,另一位主持人提议,不妨我们跟现场的听众做个调查,看看多少人听过自己的父母说过这样的话。没过一会,很多听众纷纷留言,几乎98%的听众表示,他们都在不同的年纪听父母说过类似的话


主持人问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“为什么那么多父母会喜欢对孩子说这句话?”


我回答:“事实上,这句话的信息量很大。每个人除了接受直接语言信息之外还会接受后台语言,后台语言就是那些没有直接表达,而是隐藏在字面意义背后的信息。”


在这句话中,事实上表达了几层意思:


“因为你的问题,所以我老了以后决定自己过。”


“之所以我老了要自己过是因为你是靠不住的(这里的靠不住=不孝,没有担当,不负责任,自私……)。”


“你是一个连生你养你的父母都觉得靠不住的人。”


“所以归根结底,你是个烂人!”


看似一句自怜自哀的语句,所传递的后台信息,每一层都是对对方一种更强烈的指责和否定,所以会引发听者很强烈的负面感受。


然而,说这话本人的终极动机并不是为了让对方难受,核心目的是被自怜自哀、责备等层层掩盖起来,让听者没办法感受最深的诉求,这个诉求是:


归根结底最终极的渴望就是——我想要爱


但在中国,几乎不会有人这么表达。


中国人有个习惯,当一方期望生命中亲密的另一方给予自己更多爱的时候,通常会习惯用带着道德谴责的角度来责备对方,试图通过让对方心生愧疚然后获得想要的爱。


可他们不明白,当你试图让对方感到愧疚的时候,只会把对方推远而已。

我想起在我的课程里一个学员C的故事,她本来有一个很幸福的婚姻,直到发现她的丈夫出轨。


那段时间,她痛不欲生,两个人都对彼此有很深的感情,经历了很痛苦焦灼的阶段。丈夫彻底离开外遇重新把身心都放回家庭,她反复思量,最后决定原谅丈夫,不离婚,俩人继续好好过。


但事情并没有这么轻易解决,俩人的关系也起伏反复。


经过出轨事件之后,只要俩人吵架比较厉害,C就会把当时自己知道丈夫出轨时,自己是多么心碎、多么痛苦再说一次,告诉他是多么残忍伤害了自己,每到这时C的丈夫就闭嘴沉默。


后来,C的丈夫为C做了很多事,经常起早床下楼去买早餐,时不时买礼物给她,平时跟她说话都赔着小心。


但C说,不知道为什么,他做的这些我一点感觉都没有。如果以前他做这些我会很感动很幸福,这到底是为什么?


我告诉C,因为你的先生虽然做这些行为看起来很像爱,但其实你是有感觉的。


他是出于内心的罪恶感在补偿你,而不是来自于从内心自然流动出来的爱。事实上,这种罪恶感是你不断强化出来的。


你就像个法官一般,不断审判他的罪,他在家里就像个罪人,试问有哪个罪犯敢和审判他的法官靠近呢?


最终你的目的达到了,对方觉得对不起你,他可能会加倍对你好,但是那种好让人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悲凉感,因为终究得到的只是补偿而不是爱。


甚至有时候当罪恶感太沉重,我们无法面对,最终逃离那个带给我们愧疚感的人。


愧疚感和亲密感在关系中你只能选一个,这两种感觉是不可能同时存在的。

这种审判别人的习惯很多人都有,它来自于我们成长过程中,养育者对待我们的方式,整个社会文化不断对我们催眠。


我们审判家人,审判自己,审判陌生人。所以,你常常会听到大街上有人会对素不相识的人指指点点:


“那孩子真没家教!”


“哪有这样当父母的。”


好像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掌握一套世界真理的标准可以去评判别人。而最要命的是,这种审判不仅会碾压别人还会常常碾压自己,事实上,越热衷于让别人愧疚的人也越习惯让自己愧疚。


几年前,父亲罹患胃癌那段时间,已经不能吃任何固体食物了。那时候,我只能每天早上去买杯豆浆给他喝,看着消瘦的父亲,心里非常酸楚难过。


我想为什么爸爸身体好的时候,我没有经常带他去吃好吃的,而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给他杯豆浆,我觉得我不是个好女儿,我做得太糟了。


我越想越难过、越想越愧疚,甚至工作的时候想到这些会一个人哭起来。而那段时间我还住在父母家,我的工作越来越忙,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后来我发现我是在逃避见到我父亲。


因为见到他就会勾起我的愧疚感无力感,而回家的时间越少,我就变得更愧疚,就这样恶性循环,那段时间我的状态糟糕透了。


直到在一个课程中我得到了启发,我意识到愧疚对我和我父亲的关系一点帮助都没有,只会像一堵厚厚的墙一般把我们隔离的很远。


而我的父亲也不希望我对他有任何愧疚,我并不需要带着这样的感觉生活,那只是小我刷存在感的把戏而已。


愧疚除了降低自己的能量之外,没有任何意义。


我开始放下那些愧疚感,看到在每个时刻都做了我能做的最好选择。而我只需要看到我还可以做哪些更好的选择,并持续让自己变得更好,足矣。


当我放下内在愧疚,重新面对父亲,我不再有压力。我原谅了自己,也原谅没把自己照顾好的父亲,最后那段时光,我们变得亲密而真实。我也很庆幸我能以这样的状态陪伴他。

网站首页 | 中心简介 | 帮助中心 | 法律申明 | 客户留言 | 联系方式
Copyright ? 2003-2014 辽宁广告职业学院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,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辽宁省 沈阳市 于洪区 电话:024-89345861 技术维护:网络指导中心